竹夭夭

默默努力

【唐亚】 再 见

刚刚开学不太适应,前两天还生病了(๑• . •๑)笔记本不在身边没办法发新快,我也很无奈啊。。。突发灵感来一篇唐亚告诉大家我还存在不会弃坑Y(^_^)Y
总之就是讲唐晓翼痊愈后来找亚瑟了👌今后可能会发唐亚的长篇也去这个会是一部分嗯嗯✔️
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写得挺烂的 谢谢大家能看我的文谢谢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是第几个月了呢……

亚瑟轻叹一口气,双手捧着热咖啡,水蒸气喷在他精致的面颊上,也给他湛蓝的眼睛染上一层水雾。

前几天那群孩子们来信说他们去到浮空城,还帮了世界冒险协会一个大忙。亚瑟很为小伙伴们感到骄傲。可是为什么每当想起这群孩子的时候,就仿佛看到那个人在他面前谈笑风生呢。

Dr.Mo说过密密尔泉的泉水可以治疗渐冻症,可是具体时间又是多少呢?

不过,要是他回来了应该是第一时间去找小伙伴们吧,自己对他来说不过是奶奶的至交、一个值得尊敬的大西洋船王,又或者是合作关系的吧。

可为什么,会那么的想他。

亚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,他明白唐晓翼不是他所能触碰的,他会毁了那孩子的一生。

已经是深夜了,屋外飘着雪花。亚瑟凝视着窗户,默默计算时间。

文件早就处理完了,可他就是不想睡,就好像有什么预感似的,他是不是要回来了?

“白莲之愿”那次的前一天,就像今天一样,他毫无睡意,明明眼睛都睁不开了,可就是不能睡。

亚瑟喝掉最后一口咖啡,打开电脑,从“输入记录”一栏里再次点击「渐冻症」。

「渐冻症,是运动神经元病的一种,又称肌萎缩性侧索硬化,是累及上运动神经元,又影响到下运动神经元及其支配的躯干、四肢和头面部肌肉的一种慢性进行性变性疾病。」

「不可治愈。」

最后的四个字敲击着亚瑟的心脏。

我可以相信Dr.Mo的,对吧?

亚瑟深吸一口气,退出,关上电脑,打开电脑,查找,一气呵成。

「不可治愈。」

「不可治愈。」

「不可治愈。」

……

我可以相信Dr.Mo的,吧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亚瑟在办公室里睡着了。

他没有关上电脑,以至于让少年第一眼就看到了四个大字——

「不可治愈。」

少年轻笑一声,把电脑合上,又给某个大西洋船王盖上大衣。

大西洋船王本就是浅眠,被他这么一动,皱皱眉,醒了。

亚瑟迷迷糊糊地揉揉酸痛的太阳穴,昨晚咖啡喝太多了。

“你是笨蛋吗,大冬天的睡觉都不盖东西,等着感冒啊。”

亚瑟一惊,猛地抬头,看到一张消瘦而熟悉的脸,还是那头栗色短发,还是一如既往的六个耳钉,还是那明亮的一双眼睛。

“怎么,几个月不见不认识我啦?”

栗发少年双手抱胸,一脸不满地抱怨道:“我好不容易才回来的,你居然都不给我接风洗尘,还让我饿着肚子!什么文质彬彬礼仪满分,都是骗小孩的吧!也就那群小鬼会被你骗了。”

亚瑟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坐麻的双腿支撑不住他的身体,一软便要倒下。幸好唐晓翼眼疾手快,一把把他搂在怀里,嘴里还调侃着:“真是的,大西洋船王怎么都不会站着了,我有那么好看吗?嗯确实有。不过船王这是要给我行大礼吗?那我可受不住!”

“晓、晓翼……”

“呦呵,话都不会说了!”

亚瑟抬头细细端详比他高了有一头还多的少年,除了瘦之外一点没变,还是记忆中的样子。

唐晓翼看他不说话,只静静看着自己,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被亚瑟那样的眼睛一看,自己是谁好像都不知道了。

“晓翼,你没事了吗?”

“笨蛋,我能有什么事啊。”

“痊愈了?”

“痊愈了。”

“可是我看网上……”

“这年头你还相信网上啊,不过以网上那群人的医疗水平,确实治不了渐冻症。”

“世界冒险协会不一样啊。”

唐晓翼笑着,揉了揉亚瑟的金发。嗯,想象中的手感,软软的。

“对了晓翼,”亚瑟任由他揉着自己的头发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洛基呢?”

唐晓翼的动作一僵,又好像没事似的继续:“洛基……很好啊。”

亚瑟看他的样子,马上反应过来:“洛基出事了?”

唐晓翼彻底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放开亚瑟,退后几步,似乎是努力扯出了一个微笑,道:“洛基,走了。”

走了!?

一道惊雷在亚瑟耳边闪过。

唐晓翼却突然笑了起来:“……看你那表情,什么鬼啊!你想多了,洛基没死。只是我醒了之后我们走了不同的方向。洛基说想回故乡看看,我说想来找你,我们就各走各的方向了。”

亚瑟被他吓了一跳,可是看唐晓翼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他突然想到那群孩子。

“你见过那群孩子了吗?”

“没有啊。”

唐晓翼答得干脆利落。

“你怎么不先去找那群孩子啊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先去找那群孩子啊,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‘眼不见心不烦’?再说,我要追的人是你嘛。”

唐晓翼说着,挑起了亚瑟的下巴。

“……啊?”亚瑟懵住了,今天受了多重精神刺激,他现在有点混乱。

“啊!不行晓翼,我们不能……”

“喂,我又没说要跟你表白。我是说‘追求’!追求懂吗?我还没开始追呢!追完了你再说吧。”

唐晓翼坏坏地笑着,在亚瑟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亚瑟的脸顿时红透了,此时此刻他觉得以前的一百多年都白活了,怎么背得滚瓜烂熟的道德理论在唐晓翼面前一个字也吐不出呢!?他是人鱼啊,还是永生人鱼!唐晓翼应该是找一个好姑娘成家立业的啊,不能让他给……

“你别想太多,如果是因为永生这件事的话——”唐晓翼看出他想到哪儿去了,“你那么漫长的生命长河里,有点色彩斑斓的记忆不行吗,一定要千篇一律都是不好的记忆吗?等以后你再回忆起我,千万别都是什么‘绝症少年’、‘唐雪孙子’之类的,加上个‘恋人’的标签,多好。”

亚瑟迷茫了。在他的记忆里,只有被当成小白鼠、家乡被海水吞没和没日没夜的工作,那些与小伙伴们和唐晓翼在一起的记忆,反倒一直被他小心翼翼地珍藏着,就像对待传家宝一样。

“行啦,想那么多奏甚。我还没吃早饭呢,走啦!”唐晓翼不再给亚瑟思考的时间,拽着他跑起来,一点都不像饿了的样子。

“晓翼!慢点!”

亚瑟干脆就放弃了思考,与唐晓翼十指相扣的手传来阵阵热度,心口也传来奇怪的感觉。

如果,可以一直这么跑下去,也不错啊。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