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夭夭

默默努力

中秋贺文

Emmmmm我本来昨天写好了没发临时保存了结果今天一看!!!没了!!!OMG!!!世界你为什么这么对我,我只是一个可爱的小写手(划掉)啊!!!
心情复杂。。。不过,我决定还是要按原计划给你们发!
把我写过的所有cp的贺文都写一遍!算是弥补我对大家的亏欠吧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【新快】

“呐,大侦探。”

“呐,工藤。”

“呐,新一。”

“亲爱的,理理我嘛。”

快斗终于忍无可忍了,拿起枕头就向新一砸过去。可新一头也不抬专注地盯着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,就连枕头也完全忽视。快斗生气了,下床换衣服,夺门而出。

你不理我我就去找白马!使劲气你!哼(ノ=Д=)ノ┻━┻

另一边,新一把书合上放到一边,转而拨通了电话。

“白马,在吗?”

白马刚挂掉电话,快斗就来了。而且是一脸愤怒的来了。

“工藤那家伙惹你生气啦?”

“没有!”

白马忍着想要笑出来的冲动,从冰箱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,毕竟这么早,他肯定没吃早饭啊。接着道:“我信才怪。”

“你信你还问什么。”

……

白马竟无言以对。

“白马,你带我出去玩吧。”

“……你不怕你家那位打死我?”

“那我自己去好了。”快斗说着,就要出门。

白马连忙拦住他,摸摸他的头,哄着说:“行啦,别闹了。咱们打游戏吧!”

快斗撇过脸,道:“有什么游戏。”

“有好多,你过来挑挑。”

新一身穿黑衣,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在大街上穿行。

他今天早上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封威胁信,没错,威胁快斗的。

信上说:
「今晚七点,米花大楼天台见。不然,你家那位大侦探就完了!」

新一迅速判断,他和快斗被监视了!要不然,除了可靠的朋友们和家人,谁知道他们的事?所以,家里现在最不安全。新一故意气走了快斗,他知道快斗肯定会去找白马,便跟白马打电话叫他保护好快斗。毕竟如果有人跟踪的话,见到快斗进了白马家肯定也不敢贸然继续什么的。

接着,他仔细地在家里巡视,发现了不少微型摄像头,大部分是安置在卫生间和卧室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和快斗的私生活被一览无余!他无比自责,怎么把两个组织歼灭后就这么没有警惕呢!而且根据这位置和那封信是单独寄给他们来看,就知道那个人并不想把这件事散播出去。由此可以看出,他不是对自己有心思就是对快斗有心思!而他是写给快斗的,就能知道他想对谁做些什么了!可惜他还是想漏了一环,以为快斗是贤妻良母型的,会早起做早饭然后先看到信件,结果却是新一先看到了。

这几天来到家里的只有上周那个说要感谢新一的帮助的大叔,那个大叔来的时候新一还在发烧,快斗在照顾他,就是那个时候吧!

那个大叔……叫山崎栋的吧。

新一已经到了米花大楼楼下,现在是傍晚六点五十五。刚才他跟小泉红子通电话说拜托她更改山崎栋的记忆,红子同意了,在七点半准时把山崎栋的记忆改成“猥亵良家妇女”。

新一坐电梯上楼,他在途中报了警。

天台上,山崎栋拿着一把刀,等待猎物。

“终于来了啊。”

新一冷笑道:“是啊。”他和快斗本来就长得像,声音也差不多,山崎栋一点没听出不对。

“自己走过来。”

山崎栋笑着,对新一伸出手。

“我不是他。”新一本以为他能听出来的,结果他居然把自己当成快斗了!

“你难道……”山崎栋终于发现了不对。

新一摘下帽子和口罩,一字一顿地道:

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伤害他!”

快斗伸伸懒腰,打了一天的游戏,好累啊。现在已经快九点了,大侦探是真不打算来找他吗……

白马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工藤。他压低声音,接了电话。

“快斗,你回去吧,工藤出事了。”

快斗几乎是疯了一样跑到工藤宅,家里灯还亮着,却无人应门。他这次出门没带钥匙,于是做起了老本行——撬锁。

“新一!新一!”

家里也没有人回应他。

快斗在组织歼灭后,第一次有了不安的情绪。

“新一……诶?”

快斗看到垃圾桶里有张信封。他走过去把信捡起来,这不是一封威胁信吗!?难道大侦探……

“新一!你快出来!”快斗撕心裂肺地喊着,冲上楼,终于在一间客卧里找到了新一。

新一看起来面色苍白,手腕处似乎有包扎过的痕迹。

“大侦探……”

“快斗,你回来啦?”新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看到了那封信。走上前把小猫拥在怀里,轻声安慰道,“已经没事了,我也没事哦。就是被划了一道流了点血,那个坏人已经被目暮警官他们带走了。放心吧。”

“大侦探……”快斗死死抓着新一的衣服,眼泪飙出眼眶。

“行了,别哭了。这两天FBI会到我们家检查,我们先去你家睡好不好?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这个世界上,能遇到一个愿意为你付出全部甚至是生命的人,就跟了他吧。

END

【巍澜】

“老婆,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?”赵云澜走到沈巍身边,坐下。

“不知道。”沈巍看明白了他的眼神,便乖巧地回答。

“我告诉你哦,今天是中秋节!你知道中秋节有什么习俗吗?”

“云澜,你是不是想吃月饼?”

“哎呀,这个世界上还是老婆最懂我。”赵云澜在沈巍脸上“啵”了一口,“可是咱家没有月饼呀。还有我想吃黑老哥亲手做的!”

沈巍摸摸被亲的地方,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:“好……我给你做。”

于是赵云澜就去特调处了,留下沈巍在家做月饼。

唉……其实可以直接变出来给云澜吃的,可是云澜要我亲手做的……

肿么办(๑• . •๑)

啊,没准郭长城会知道呢!

特调处。

“同志们,今天是中秋佳节,本处长决定给大家放个假!”赵云澜坐到椅子上,把腿往桌子一搁,很大度地说。

特调处的大伙立刻在五秒内收拾好东西出门,只有林静、郭长城和楚恕之没有动。

林静是因为固定值班,楚恕之是在等小郭,而小郭……

“赵处,这盒月饼是给你的!”

“呦,”赵云澜欣慰地摸了摸郭长城的脑袋,成功换来了楚恕之的怒火后,接过月饼,“你和老楚好好过啊。”

“……是!”小郭羞红了脸,答应道。

郭长城和楚恕之离开特调处后,马不停蹄地到了沈巍家。

“沈教授好。”

“小郭好,我们快开始吧!”

楚恕之表示被晾在一边很不好,可对方是黑袍使大人,但郭长城……

“楚哥,来一起吗?”小郭注意到楚恕之的表情,急忙道。

楚恕之欣然同意。

赵云澜知道沈巍要等好长时间,便骑着摩托车四处转悠,一会儿到东边姐夫家贺个礼,一会儿到西边姐夫家祝个团圆。

到下午,他实在是耐不下性子了,便提着N袋月饼回特调处,除了小郭送的自己留着,剩下姐夫们送的给特调处一人袋,然后回家。

赵云澜到家的时候,小郭他们刚走一会儿。

月饼装在一个盘子里,摆成一朵花的样子。

赵云澜走进厨房,沈巍正忙着收拾呢。

于是他上前从背后抱住了沈巍。

“啊!”沈巍吓了一跳。

“辛苦宝贝了!MUA!”

“不辛苦……”沈巍回吻上去。

“那些月饼都是你包的嘛?宝贝真厉害!”

沈巍点点头,如实道:“我不会包月饼,就叫小郭来帮忙了,他们刚走不久。”

赵云澜拉着沈巍走到桌子边,拿起月饼咬了一口。嗯,是他喜欢的馅,不甜不咸刚刚好,就是有一点硬,不过不影响吃。

“怎么样?”沈巍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期待。

“超好吃!宝贝真棒!”赵云澜大大的拥抱了沈巍,再次弄得沈巍满脸通红。

“那……云澜,晚上我们……”

“随宝贝!”

沈巍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。

END

【靖苏】

今日乃是农历八月十五,中秋节。

大梁皇帝萧景琰在宫中设宴席,邀请了琅琊榜上大梁的各位豪杰以及国内几位重臣参宴。

有一人,是梁武帝亲手带来的。

“我说长苏啊,你赶紧给飞流套上件喜庆点儿的衣服得了,别磨蹭了。”蔺晨沉不住气,对着里屋大吼。

梅长苏丝毫没有理会蔺晨的叫嚷,依旧再给飞流挑衣服,挑得不亦乐乎。

就在此时,萧景琰通过原来靖王府的密道进了苏宅。

“长苏。”

梅长苏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回头一看,这不就是当今皇帝萧景琰吗!

“参见皇帝,草民愚钝,请陛下责罚。”梅长苏说着就要跪下去。

萧景琰赶紧去扶,可是被飞流抢了先。

飞流一把扶起了他的苏哥哥,本想瞪上水牛一眼,可是苏哥哥说过,水牛现在很厉害,不能对他无理了,飞流委屈,他没有对水牛无理过!所以,飞流决定要跟水牛抢苏哥哥!

萧景琰很尴尬地停在了一半,不过他自然是不可能跟飞流计较的。

“长苏,今天你跟我走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来。”萧景琰径直走近他,把人搂到怀里然后抱起来,“朕带你去宴席。”

“陛下休要胡闹!”梅长苏一惊,想要挣脱萧景琰的怀抱,奈何萧景琰力气太大,在他怀里根本动不了。

“不许!”飞流上前一步,犹豫着是抢回来还是揍水牛,虽然结果差不多。

“飞流别闹,我没事。”梅长苏连忙道,“飞流先去找蔺晨好不好?”

“不!”

“苏哥哥生气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飞流乖。”

“……”飞流终是应允了,闪身离开。

“长苏很会带孩子啊。”萧景琰宠溺地看着怀中人的脸,道。

要是萧景睿在这里,会吐血的吧。毕竟他最看不了梅长苏带孩子了。

可梅长苏偏偏在这话里听出了不对:“你不是有孩子吗,还想要?”

“那孩子不是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其实,”萧景琰叹了一口气,抱着梅长苏向外面走去,“你走的那段时间,柳氏犯了一个大错,朕便废了她,她现在被打入冷宫了。她的孩子也不再是太子。皇后之位空缺着,朕想……”

“陛下!”

“皇命不可违。”

萧景琰就这么抱着他,在苏宅各人的注视下坐上了马车。

梅长苏被硬换上了一套红衣,再一次众目睽睽之下被萧景琰抱着到了皇后的位子坐下。同样的,萧景琰也换上了一套红装。

要问为什么萧景琰喜欢抱着梅长苏呢,是因为首先,梅长苏回来之后身体更加不好了,虽然无碍性命,但萧景琰还是害怕。其次,萧景琰想让全世界都知道——梅长苏是他萧景琰的。

高湛咳嗽两声,宣布宴席开始。

“今日各位爱卿皆在,朕要宣布一事。”萧景琰说着,搂紧梅长苏,“从今以后,梅长苏就是我大梁的皇后!何人有异议?”

无一人有异议。

梅长苏靠在萧景琰怀中,十几年来,再次有了温暖的感觉。

END

【唐亚】

今天是中国的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,小伙伴们带着家人们一起到了亚瑟的一艘私人游轮上度假。殷灵、唐欣都来了,唐晓翼和洛基自然也是非来不可了。

真是弄得比春节还热闹。

唐晓翼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,狼王洛基守护在他身边。小伙伴们吃的吃、闹的闹,最令人震惊的是——他们居然能做到吃玩两不误!唐晓翼对他们更“钦佩”了。

殷灵和唐欣在一边聊天,不知道在聊什么。但她们居然关系这么好了,也令人惊讶。

还是亚瑟好,文文静静的。唐晓翼这么想着。

“晓翼!”

亚瑟冲他跑过来。

“怎么了,想你帅气又迷人的老公啦?”唐晓翼站起来,对他笑了笑。

亚瑟面色通红地嘟嘟嘴,猛地摇头:“不!我是想说,可以吃饭了。晚上大家还要看电影不是吗?”

“吃饭啊,可是比起饭我更想吃……”唐晓翼还没说完,就被亚瑟捂住了嘴。

“行了晓翼,他们你都认识,你帮我通知一下。”

“遵命,媳妇儿。”唐晓翼赶在亚瑟打人之前逃离现场。

洛基表示:我是狼为什么天天喂我吃狗粮。

一旁的查理表示:心疼你洛基。

一桌子菜全是中餐,还有好多盘月饼。因为之前亚瑟打听过客人们爱吃的味道,所以月饼几乎是一上桌就被抢光了。

亚瑟看着齐乐融融的大家,心底浮现出一丝暖意。他内心深处的那块冰山,似乎渐渐融化了。

可是,融化的越快,亚瑟就越难受。

他想,如果当年那些科学家没来,他是不是就只会是一个平凡人,一个可以一家团聚的平凡人?

可是,那时候亚瑟还小,记不清父亲的样子了,只知道母亲,是那海洋的公主安菲特里特。

亚瑟真的很羡慕多多他们,但同时又害怕着。

他们终有一天,会离自己而去吧。

即使经历了那么多好友的离去,亚瑟也会害怕。

他真的很不愿意永生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?要是有太多人对自己好,把自己当朋友,到最后,难过的会是自己啊。

唐晓翼看亚瑟空洞的眼神,就知道他又胡思乱想了。走上前,拎起亚瑟对众人匆匆说了一句“我们有点事大家继续啊!我们会回来的啊!”就跑到甲班上了。

唐晓翼把亚瑟搂在怀里,按着他的头,道:“媳妇儿你这样下去不行啊,迟早得抑郁啊,等你抑郁了大西洋不就乱了吗,你想让大西洋金融瓦解啊。”

“媳妇儿,别难过了啊。舍不得我直说呗。再说,我还有几十年寿命,渐冻症早就好了啊,瞎想什么。别整天都弄得我死了似的,太不吉利了。”

“还有啊媳妇儿,有一句话叫‘珍惜当下’听过没。最关键的是,亚瑟你这么好的一个人一辈子都会有人宠的,不必只顾及我们,那得多难受啊。”

“好啦媳妇儿,别总觉得你会毁了我们。其实,那群孩子没准没有你还去不了浮空城呢!浮空城规定可严格了!”

“别多想了。他们都在等我们呢,嗯?”

亚瑟轻轻地点头,道:“谢谢……晓翼。”

“谢什么谢,我家媳妇儿不开心了自然是由我这个老公来哄喽。”唐晓翼与亚瑟十指相扣,笑道。

END

相当费脑啊。。。本来是想把我所有粉的cp都写的,可是突然发现我粉的cp太多了,写不完-_-||
谢谢大家能看哦(๑>؂<๑)
中秋快乐哟!
加油!

评论(5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