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夭夭

默默努力

【新快】《探盗之分》 20


第二十集,溺死的魔术师。

三大侦探与怪盗的联合破案!


一行十四个人按约定在魔术表演前集合了。

魔术很精彩,不过在行内也就是那几个常见的把戏略微加工,只有最后的压轴表演比较有难度。


压轴表演是棉谷正至和他的搭档魔术师田广向一起表演的“水下逃生”,可是田广向似乎出了什么事,所以是一个别的魔术师代替他的。


棉谷正至亲自为他戴好装备,然后那人钻进了密封的水箱里。幕布拉上,静等五分钟。


然而五分钟后,幕布里毫无动静。


“阿庄,别等了,快出来吧!”棉谷正至对着幕布大喊,可幕布依旧没有动,也没有人出来。


新一认识到了不对劲,和快斗对视一眼,知道两人想法一致。他们迅速站起跑上舞台,不顾保安的阻挡拉开了幕布。


幕布一拉,全场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响起了刺耳的尖叫声。


因为人们看见,那人正在水里一动不动。


“啊——”


“幕布拉上!快啊!”

 


“死者名为板桥古涩,男,今年三十二岁,是一名业余魔术师。今天本来只是负责后勤,可因为本来要上场的田广向在开演前突然从楼梯上摔下来,手腕扭伤,所以代替田广向上场。没错吧?”高木警官用清朗的声音道。


“是这样没有错。”棉谷正至低着头,和全体后台人员一同不知所措。


“冒昧问一下,那冲上台的两个少年是谁啊?”


“就是他们。”棉谷伸手指向围在尸体旁边的四个人。


目暮警官走过去,心里一下有了底。


“呦,这不是工藤老弟和黑羽老弟吗,白马老弟和服部老弟也在啊!”


三位侦探和快斗连忙向目暮警官问好,然后一个个地发表观点。


“首先,这绝对是一起他杀案件。”新一道,“在板桥先生脚腕处有一根细丝缠绕,连着水缸底部被透明的强力防水胶带粘着,而且在板桥先生脚腕处有明显的勒痕,可见死者有过激烈挣扎。”


“其次,”白马接着他说,“现在最有嫌疑的是棉谷先生,因为他是负责给死者穿上装备的人,死者是坐在水缸边和水缸一起出来的,也就排除了其他人的可能,除非是之前就缠上了。”


“人不是我杀的!”棉谷大惊失色道。


“先别急,”服部道,“我认为我们应该采访一下田广向先生,问问他是怎么跌倒的。”

 


田广向休息室


“我啊,就是在拿道具的时候不下心踩空跌了下来,因为我有近视,而那天要配合出演,就没有戴眼镜。看来下次还是不管怎样都要带上眼镜啊。”


田广向这么说。


“那请问您,可以告知这个魔术的顺序吗?就当是协助调查。”


“额……这个……”男人看起来很为难。


“不用问了目暮警官,身为魔术工作者是不可以透露魔术内容的。”快斗说道,“不过我觉得像这种魔术,是个侦探就能看出来的吧。”


“也是……”目暮警官便想叫新一来问问。

然而同时过来的,还有白马探。


“这种魔术就是把盖子切开那样啊,再把钥匙含在嘴里。”白马轻佻地看了看新一,后者把脸偏过一遍,不再看他。


“是这样啊。”目暮警官点点头,叫高木过来讯问田广向,准备回案发现场。


“那个!”快斗把手举得高高的,“我要留在这里和高木警官一起可以吗?拜托了!”


闻言,新一和白马一如既往地要开始争论。


“就我自己!”


那两个人同时转向相反的方向,走了。留下服部一脸懵圈。


“虽然黑羽君是挺可爱的,但是……他们难道真的……?”服部神情复杂地看着快斗,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向着新一一路小跑过去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要不以后就这样直接上文再日常吐槽吧?想问问大家的看法(・o・)

终于有时间了,这两天我们放假因为高中学考!不过作业好多(ノ_ _)ノ

感谢大家的等待!MUA

不过大家可不可以多多评论吖?这样夭夭会很开心的!而且夭夭也可以看看大家的意见,好改进自己!


评论(3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