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夭夭

默默努力

[靖苏]单纯的短篇

各位友友本夭跑到草原了,探盗之分在我的笔记本里没有拿来,所以更一个靖苏段子🐱(神一样的逻辑)希望关注我的友友们有靖苏粉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梅长苏在遇到聂锋之后病重时做了一个梦。梦里仍是那一片火海和父帅满是鲜血的脸庞。只不过在他被惊醒后,第一个映入眼帘的竟是萧景琰英俊的脸。

“先生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萧景琰语调里蕴含着浓浓的焦虑,他在梅长苏床边守了几天了,困到不行的时候才趴在梅长苏床边小睡一会儿,这几天也是几乎没有吃东西,毕竟他真的是太担心梅长苏了,担心到无法言语。

“啊……?”梅长苏呆呆地看着他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可爱。

萧景琰见状,叹了口气,抬起手臂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又递过一杯茶:“苏先生还好吗?”

“无事,不用担心……”梅长苏接过茶水,轻抿了一口,因为神志不太清醒并没有注意到礼节。

“苏先生……是梦到什么了?”萧景琰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一些旧事罢了。”梅长苏一顿,面无表情地继续道。

“旧事,是怎样的旧事呢?”

“……”梅长苏抬头,瞥过萧景琰的脸颊轻笑道,“不是什么大事,不提也罢。”

“……”萧景琰盯着他的眼睛,想要看出什么端倪。

“殿下?”梅长苏注意到了萧景琰的视线,对上他的眼睛。

“其实,苏先生不必在景琰面前说谎的。”

“因为景琰,是心悦着先生的。”

“我知道这会对苏先生造成困扰,不过,景琰还是想请先生接受我。”

“景琰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都是苏先生的功劳。”

“先生。”

萧景琰在说完这些话后,一脸严肃地看向梅长苏。

梅长苏叹了一口气,道:“殿下,您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那您……”

“我想,先生又是想说当年赤焰七万忠魂了吧。”萧景琰拿起茶杯,自己喝了一口,“我说过,景琰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都是先生的功劳。那七万赤焰忠魂,一个个都是我的兄弟,他们一定会感激先生的,先生不必为此忧心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先生,景琰是真心的。”

梅长苏轻咳几声,拱手道:“今日苏某精神匮乏,招待不周还请原谅。殿下请回吧。”

萧景琰突然抱住了梅长苏。

“!”梅长苏被抱的猝不及防,懵懵地看着他愣了几秒,才开始挣扎起来,“殿下这是要做什么!”

“先生,就算我们只是朋友你也没有必要瞒着我那个梦啊!朋友之间不就是相互分担吗!”萧景琰紧紧地抱着他,喊道。

梅长苏愣住了,脸庞似乎有些湿润,刚想抬手去摸,就有一个宽大的手掌附上了脸。

“先生,你怎么了……?”萧景琰以为是自己把梅长苏弄哭了,连忙帮他擦去眼泪,更加搂紧了他。

“……没事,一会儿就好。”梅长苏干脆不挣扎了,埋头在了萧景琰胸前,可是泪水却越流越凶,最后甚至发出了哽咽。

“先生?”萧景琰本就无措,此时感到胸口湿了一片,更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“现在无事了……”梅长苏吸吸鼻子,离开了萧景琰的怀抱。可没想到,萧景琰又把他拉了回去。

“先生若是想哭,那便哭吧。”萧景琰的大手放在了梅长苏的后脑上,还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。

梅长苏再次懵了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萧景琰的怀抱十分温暖,正好温暖了梅长苏冰凉的身躯,也温暖了梅长苏冷下去的心。

“梦的话,先生不想说就不说吧。”萧景琰低沉的嗓音传来,“景琰的怀抱,永远只为先生一人敞开。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友友们要是想看虐就请往下阅读,玻璃心小可爱们请截止在此处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数年后,梅长苏在蔺晨的拼命相救拼命治疗后终于醒了过来,并且他决定,再去金陵看上萧景琰最后一眼。

金陵这几天举行了比武大赛,各路英雄纷纷前来,有些人是想要来大显身手的,有些人是想来观摩高手们对战的,当然还有些人是来捧场的,梅长苏就混在这些捧场人之中。

今天萧景琰会来,所以梅长苏早早就易了容在观众席上等候。

萧景琰来了,皇后柳氏跟在他身边,一只手挽着他的手,另一只手抱着他们幸福的结晶。

梅长苏觉得双目有点刺痛。

想当初,萧景琰对要与柳氏结婚还和他吵了一架呢。

现如今,真的很幸福啊,这两个人。

梅长苏低下了头,过了几分钟又抬了起来。

是自己要来看的啊,看到景琰幸福,自己应该要高兴才对。

可是,为什么心这么痛呢。

梅长苏最终是忍不住离开了,因为他看不下去两个人拥抱的样子。

晚上,萧景琰离开柳氏的宫殿,走进了自己的寝宫。

寝室窗台上的瓶子里插着一枝梅花。

萧景琰走近它,满脸的喜爱,那是一种不同于对柳氏的喜爱。

他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圆月,笑了笑,低吟了几句,走开了。

“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”

这是他所吟的诗句。

“希望小殊在天之灵可以听到,景琰想你了。”萧景琰躺在龙榻上,幽幽说。

只可惜,梅长苏永远不会听到了,林殊也永远不会听到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