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夭夭

默默努力

【巍澜】关于胃痛那点事

夭夭回来了,探盗之分有可能下午发吧😊先来更个巍澜小段子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赵云澜由于侦破了一起重大案件受邀于一场宴会,宴会的举办人是郭长城他舅舅也就是星督局副局长,当然因此,全体特调处的成员(当然除了汪徵和她老公桑赞)都参加了这场宴会。

沈巍这次不仅作为特调处成员参加了宴会,还有龙城大学优秀教师的身份。虽然这对于沈巍来说没什么,但是赵云澜可是骄傲死了,见人就说“这是龙城大学优秀教师!”“这是我们特调处龙城大学的顾问!”恐怕谁不知道似的。

“好了云澜。”沈巍实在看不下去,开口制止了他。

“就是就是。”大庆坐在沈巍肩膀上,应声附和道。

“喂死猫,沈教授可以这么说我,你有什么权利说你处长啊。”赵云澜说着,伸手把大庆扒了下去。

“哼!我告你虐猫!”大庆不满地落到地上抖抖毛又跳进了祝红怀里。

赵云澜淡淡说了一句:“小鱼干还要不要?”

“喵!”

“那就老实点。”

大庆不吱声了。

整个会场布置的十分豪华,椅子是紫色的,每把上都镶嵌了钻石还镀了金边,有很多张长长的桌子,排列工整,桌布是大红的,提高了不少档次。

赵云澜等人很快找到了属于特调处的一张桌子。

“欢迎各位来到这里参加我的宴会!”宴会的举办人站上主席台满面笑意地说,“今日大家不必拘束,有要求尽管提,祝大家玩得尽兴!”

他说完,台下掌声一片,接着,他一一介绍了所有来宾。整个宴会齐乐融融,热闹得很。

赵云澜作为特调处的处长,自然是有很多人前来敬酒,而赵云澜呢,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喝了一杯又一杯。酒量好没话说嘛!

沈巍不喝酒,于是以水代酒敬各位学术界的前辈。可是当他看到了赵云澜喝了那么多而且还要继续喝时,他怒了。

“云澜,别喝了。”沈巍拍拍赵云澜的肩,说。

“哎呀我没事,今天高兴,多喝几杯也无妨啊。”赵云澜显然没有听进去。

这个时候,又有人来敬酒了,沈巍二话不说拿起酒杯就干,引得边上的人连连起哄:“好啊沈教授,来再干一杯!”

“诶诶诶,行了,今天喝得很尽兴,但是沈教授还要开车呢,不能喝了,这下子他喝酒了,司机我上哪儿找去?”赵云澜连忙摆手,拒绝了大伙儿的好意。

“沈教授,陪我去个洗手间呗?”

沈巍很懵圈地被拉到了洗手间。一进去,他就被拉到水池边泼了一脸凉水,清醒了些。

“我的沈教授啊,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帮我挡酒呢?我根本没醉呢,你看看你……”赵云澜很是无奈。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沈巍的大眼睛里盛满了委屈,水汪汪的,像马上要溢出来一样。

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好有罪恶感。

“……我只是担心你,你会胃疼。”沈巍眨巴眨巴眼睛,很是无辜。

赵云澜心都要化了。

“那我们先回家好不好?”语气都像哄小孩一样。

“那些人呢?”

“你是说死猫他们?让他们自己回去吧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然后两个人就……打车回了沈巍家(怎么可能走回去呢多让人心疼啊)。

沈巍一到家里就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任凭处置,赵云澜给他递了一杯水,巍巍听话地喝下。

“……”赵云澜本来是想说他两句的,可看到他一脸的乖巧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真令人气愤……

“……去睡觉吧。”赵云澜最后憋出了这四个字。

巍巍很听话,巍巍洗了把脸刷了把牙巍巍才躺到床上的!可是为什么澜澜往门口的方向走了,他四不四不鸟巍巍了!

“别走……”沈巍一双大眼睛就要哭出来似的。

赵云澜表示:这真的是地星的鬼王吗!这真的是他的黑老哥吗!

“不走不走,留下来。”

事实证明,赵云澜的黑老哥预言成功,我们的(划掉)澜澜真的胃疼了!

“说了不让你喝那么多酒,肚子疼了吧。”沈巍很生气地训话。

“嘤嘤嘤我都疼成这样了你还说我……”赵云澜拿被子蒙住头,不想说话,

“……我去给你买药。”沈巍瞬移离开了。

不到一分钟,他就回来了。

“来云澜,起来吃药。”

“哦……”赵云澜缓慢地爬起来,迅速吃完了药接着又躺下了。

“下次不许喝这么多酒了听到没有?不然就给你禁酒。”

“我肚子疼你都不哄我!”澜澜不开心澜澜生气了。

“……”沈巍不忍心说了。

“哪里疼,我给你揉揉。”沈巍钻进了赵云澜的被窝。

“胃。”

“这样好点吗?”

“嗯。”

这要是平常,赵云澜一定会二话不说先调戏一番的,可是谁让他胃疼呢,沈老师肯亲自钻到他被窝里这样的机会多难得啊!赵云澜内心欲哭无泪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END…………………

唉真是一个比一个萌(๑• . •๑)

评论

热度(36)